主页 > F生活人 >他们为了生活猎杀海象,那如果为了生活出售海象的权利呢? >

他们为了生活猎杀海象,那如果为了生活出售海象的权利呢?

2020-06-17 来源:F生活人   |   浏览(315)

他们为了生活猎杀海象,那如果为了生活出售海象的权利呢?

数个世纪以来,在加拿大的北极圈地带有为数甚多的大西洋海象,就如同美国西部的北美野牛一样。体积庞大而无法自我防卫的海象,因其肉、皮、油及牙齿都甚具价值,成为猎人轻易就可猎杀的对象。到了十九世纪末期,海象的总数急遽减少。加拿大于一九二八年下令禁止猎杀海象,只保留很小一部分给当地的因努特人。因努特人是原住民猎人,四百五十年以来,他们的生活完全依赖着海象。

九○年代,因努特人领袖向加拿大政府提出一项建议案:何不允许因努特人把一部分猎杀海象的权利卖给以大型猎物为目标的狩猎者?被杀掉的海象总数不变,但因努特人可以拿到一笔钱、出任猎人的嚮导、监督猎杀过程,并像以往一样,保留海象的肉及皮。这个计画可以改善当地贫困社区的经济条件,又不会超过现行的配额。加拿大政府同意了。

如今,来自世界各地富有的战利品猎人都涌向北极,希望能有机会射杀海象。他们要付六千至六千五百美元,才能享有这项特权。他们的乐趣不在于追逐或围堵难以掌握猎物的刺激,因为海象是一种毫无威胁性的动物,行动缓慢,完全比不上持枪猎人的速度。《纽约时报杂誌》有一篇令人注目的报导,奇佛斯(C. J. Chivers)把在因努特人监督下猎杀海象的行动比拟成:「搭很久的船,去对着非常大的一个豆豆椅射击。」

嚮导将船划到距离海象约十五码的地方,然后告诉猎人何时开枪。奇佛斯描述一位来自德州的猎人射杀猎物的景象:「猎人的子弹不偏不倚地打到海象的脖子,牠的头开始痉挛、身子倒向一边,血从子弹入口喷出来。海象一动也不动地躺着。猎人放下来福枪,拿起录影机。」然后,因努特人的工作团队开始处理死去的海象。他们将牠拉到一块浮冰上,切开残骸。

这种狩猎的魅力为何,令人难以了解。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挑战,根本像是个死亡之旅,而不是娱乐。猎人甚至还没办法在他的战利品墙壁上展示任何遗骨,因为海象在美国受到保护,将其身体的任何部分带进美国都是违法的。

那为什幺要射杀海象呢?显然,杀死一只海象,只是为了达成猎人俱乐部清单中所列每种动物都要射杀一只的目标罢了。例如:非洲「五大」(豹、狮子、大象、犀牛和黑色大水牛),或是北极「大满贯」(北美驯鹿、麝香牛、北极熊和海象)。

这根本不能算是值得讚许的目标,甚至有许多人会觉得很反感。可是要记得,市场不会对它们所满足的渴望给予评断。事实上,从市场推论的角度来看,允许因努特人出售射杀固定数目海象的权利一事,有很多讨论的空间。因努特人获得新的所得来源,「清单猎人」得到完成猎杀目标的机会,而这些都在不超过配额限制的情况下达成。就这方面而言,出售射杀一只海象的权利,就如同出售生育或汙染的权利一样。只要有设定配额,市场的逻辑就认定,核准交易许可有助于促进公共福祉。它能在不牺牲任何人的情况下,改善某一部分人的经济情况。

然而,关于猎杀海象的市场,在道德上有某种令人反感之处。为了进行讨论,让我们假设,允许因努特人继续数世纪以来一直赖以维生的海象猎杀活动是合理的。但是,允许他们将猎杀海象的权利出售,在道德上却是有争议的。这有两个理由。

其一,这个古怪的市场是在迎合某种邪恶的欲望,而这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没有任何社会效用可言。无论一般人对以大型猎物为目标的狩猎活动有什幺看法,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在没有任何挑战或追逐、只是为了填满狩猎清单的情况下,从近距离猎杀一只无助的哺乳类动物,这样的渴求是不值得去满足的,即便这样做可以为因努特人带来额外的收入。

其二,让因努特人将他们所配得的海象猎杀权卖给外人,这首先就败坏了给予该族群豁免权的用意以及目的。尊重因努特人的生活型态、尊重其长久以来对猎海象的依赖是一回事,但是把这项特权转变为外加现金优惠的猎杀行动,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