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派 >[摄影独白] Another Way of Telling: >

[摄影独白] Another Way of Telling:

2020-05-22 来源:W生活派   |   浏览(660)
[摄影独白] Another Way of Telling:

回想起来,这是20多年前的事了,那是1987年4月某一天的下午,我当时和朋友合力创办近乎「仝人誌」的《摄影杂誌》的创刊号刚出版发行不久,正在策划第二期的内容,有一位不认识年青摄影人来到我们当时连阁楼加起来也仅有八十平方呎的「办公室」说要投稿,我们当时创办《摄影杂誌》的目标,其实就是有感到当时市面的摄影刊物都太没有新意,不是千篇一律地每月準时翻译外国摄影书的技术文章和器材测试,就是刊登一些老掉了牙的旧摄影观念的文章,刊登的照片来来去去都是那些「前辈」作品或其子弟的习作,因此我们就决定自己做一个我们认为能表达我们想法的摄影平台,鼓励更多年轻一代摄影人发表也是我们的目标之一;因此,我们徵稿的大计还未推出就有人主动上门,我们感动也来不及,自然一口答应,这摄影人也爽快地答应几天后就会把稿件交来。

几天之后,这位年轻人真的再来,带了一个褐色的A5公文袋,袋上写了稿片的题目,我们立刻在他面前把袋子打开,发现里面只有几张135幻灯片,没有任何稿件,我于是问:「稿件呢?」他面露不解的神色反问:「甚幺稿件?」我说:「你不是说投稿的吗?」他说:「我的幻灯片不就是投稿吗。」

我这一下真的不知如何向他说好,他不明白刊登在杂誌的东西,那怕是最好的影像作品,总得写一点文字作说明,例如介绍作品的创作意图或是讲述拍摄的方法等等,我于是一一向他解释一份供杂誌用的稿件的起码要求,我说:「文字是少不了的,那怕只是简短的说明。」他听后悻悻地说:「摄影不就是一种语言吗?它根本不需要任何文字辅助,我的稿没有字,你们不刊登就算。」在旁一直在听的合伙人为了打圆场,就主动答应由他执笔,马上问了几句有关这几幅幻灯片的内容及创作意途,写了百多字就发稿刊登。

相关文章